| 无障碍浏览
切換到繁體版
市委党史研究室:论方志著述的区域界限
【打印】

有关方志著述的区域问题,是历来地方志编纂中的一个基本问题。《论方志著述的区域界限》一文,原撰写于上世纪80年代末,先后刊登于陕西省咸阳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所办刊物《方志研究》,后转载于《历史应用学浅论》《方志学散论》两部史志专著。需要注意的是,这篇文章当时的针对性在于以一个省辖设区的市为例来说明问题,现在看来,其中合理的成分依然存在。但事实上,由于区域问题确实是一个普遍问题,所以在不同层级、不同类型的史志著述中,应当有更具针对性、宏阔性的处理范式。譬如涉及国界问题,要求以今天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界为准,涉及历史上的疆界处理,仅限于具体的历史命题。譬如我们今天为张骞出使西域定性,定义他是一个外交家还是政治活动家,抑或是中西丝绸之路的开拓者,关键就看他是否走出葱岭,是否跨越了今天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界。如果他没有跨域今天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界,他就只是政治活动家而非外交家。又如省界问题,元代最先确定行中书省制度,所以省界概念也是有时空限制的。历史上的“河东”涵盖了今日山西省的相当一部分版图,可以指代,但不可完全沿用。我国当代两轮三级地方志书,属于当代地方志编纂体系的四梁八柱,带有主体骨架的性质,其设置原则以行政区划为准,但同时也存在以地理区域、经济区域、军事区域、民族区域等不同区划为准的各类志书,其取舍原则也不等同于,至少是不完全等同于行政区域,这也是需要引起我们注意的问题。至于提出“陕西学”概念,站在陕西如此,站在山西如此,站在全国任何一个较大的行政区域皆可如此,这也是地方志学科分类体系中的有效环节之一。在许多情况下,这个区域研究学科被“三秦”、“三晋”等历史概念所指代,但归根结底,两者还是有所异同。

历来地方志的编纂和著述,由于方志学科的基础研究不足,存在着许多基本的、尚待解决的问题。其中有一个急需提出来的,是地方志著述中怎样处理区域划分的问题。也就是说,在地方志的著述范围内,要以哪些土地上所发生的历史为限?要以哪些土地上所发生的人们的活动为限?这个问题,是从事地方志工作的人首先要解决的。一个区域的历史,无疑义地,要以区域的存在为一个构成条件,并且是一个必要的构成条件。如果把地方志的区域问题搞不清楚,就很容易犯错误,不是把别人的东西算作自己的东西,就是把自己的东西写在别人的志书上。

直到今天,地方志工作者对这个问题的处理,仍有不少在历史区域里兜圈子。具体的表现,就是把明代的陕西、清代的陕西、民国的陕西同当代的陕西划一处理。就明代的陕西说明代的陕西,就清代的陕西说清代的陕西,就当代的辖区说当代的辖区,甚至跨时代、跨区域地建立一个“陕西学”,这是我们允许并提倡的。但是如果站在今天的陕西立场上说,这种处理方式不合乎我们的需要。现在我们要知道的是:在今天陕西省的范围内,过去出现过怎样的历史并且是怎样由过去的历史发展到今天的情况。历史区域范围内的内容,有些是不必放在陕西来说的,例如已经划出陕西归入甘肃、青海、宁夏和内蒙古的一部分;有的时候陕西区域内的社会活动必然要牵扯到,原来属于陕西的对外交通口岸如今甘肃嘉峪关等,在编写陕西外交史、海关史时就要提到。原来属于雍、京兆府、永兴军路、陕甘宁边区、省政府管辖时期,尽管现在有些地方行政区划已有所变化,但要写好境内相关区域的历史与现状,就不能不正视这些区域之间曾经发生的密切关系。

由此可见,对于地方志区域问题的处理,有两个基本办法:一个办法是以历史存在的区域为志书的范围,因政治辖区的不同而调整或变更志书记载的范围。另一个办法是以今天确定的区域为范围,由此上溯,研究自有历史以来在这块土地上的人民的活动。这两种不同的办法,显然代表着两种不同的思想倾向:

第一,前一个办法显然偏重于历史主义的记注,换句话说,就是受到了政治区域的影响。尽管在地方志记述上,我们主观上要站在现代的立场,并且事实上也已经站在现代人的立场,但如果用这样的办法来处理历史上的区域问题,那么至少在这一点上,还没有摆脱历史主义的约束,没有在国家总体区域的基础上重点叙述某个区域的历史与现状。这和后一个办法是不同的,后一个办法已经相对摆脱了历史主义的狭隘观点,站在现代立场上看区域,将某一区域的过程当作全域的一部分处理。

第二,前一个办法很容易使我们的地方志工作成为一种社会现象流水帐,无法充分反映同一区域的自然与社会的发展规律。在这个办法下处理的地理条件,破坏了自然环境不受行政区域变更而影响的整体性,使我们不能在较广的区域研究的基础上,指出某一地区在全方位中的地位。后一个办法尽管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这一毛病,但仍然有其局限性。因为地方志编写固然是一省、一市或一县的任务,但不能不考虑区域社会的特色及其与相邻区域的有机联系。除了地理条件外,在可以受区域限制的若干记载方面,地方志编写也要充分照顾区域性的多重特点,不以行政区域作为惟一的区划标志。

第三,前一个办法是将地方志作为历史记述来看待的,较难在叙述历史的前提下体现地方特色。后一个办法要求我们从了解现代社会生活的意义上去研究区域、认识区域。这种办法,虽有偏重于地理记注的倾向,但还是可以将有关历史的内容统辖进来的。现在应该采取的,当然不是前一种办法,但也不宜教条主义地采用后一种办法。在现实问题上,用现在区域是为了反映市场经济的地域性特点,而酌加必要的补述则可以反映区域辐射和对外联系;在历史问题上,用现在区域是为了更好地了解本区域的发展情况,而酌加必要的补述则是为了充实历史活动中人的因素,不致造成历史内容的贫乏和狭窄。所谓酌加必要的补述,应严格限定于市场经济和历史活动的地域性和集中性方面。凡牵扯不密切的,要勇于割舍。

或许有人要问:地方志著述是不是要否认历史区域的存在?当然不是。历代区域的存在是事实,我们不仅不必否认它们,并且不应该否认它们。我们要在大事记或区域历史中,将之详细地罗列出来,并在铺陈历史事件时,加以必要的追述和补充。这和我们采取的地方志区域问题的处理办法,并不冲突。

此外,也许还有人要问:是不是不再需要区域之间的历史联系?以及本区域曾经在一个特定时期涌现的应该记述的事件、人物呢?也不是。本区域内的人民活动,是本区域志书的重要的组成部分,是今天区域的有机形成过程。要懂得历史上存在过的或大或小的特殊的区域范围,要了解历史上出现过的或多或少的突出的文化内容,就必须注意区域之间的互相联系。但这些只能看作本区域同外区域的有机联系的一个方面。我们要注意的是:

第一,不要把本区域的空间僵化处理,要充分了解一定的区域总是同相应的人民联系在一起的,同一区域中心往往就是其社会活动中心,所以对历史上存在的、属于同一区域中心和社会活动中心的有关内容,应该采取适当的方式补述进来。例如人口问题。因为人口总数同国民经济生产总值等指数密切相关,也同当时政府管理和区域内人民活动密切相关,如果割去不记,就违反了历史事实;但囫囵吞枣式地记入,又不利于系统分析。所以在记载人口问题时,要逐年逐时地将人口总数按历史区域分辨记述,而具体可考的数字要备列注释。例如对于陕西省咸阳市来说,现在人口数字要完全按照今天的状况来叙述;而要记载其前身如咸阳地区管辖时期,就应当包括周至、户县、高陵(均已划归西安)诸县;记载解放初咸阳分区管辖时期,甚至要包括长安(已撤县设区)、咸宁(已撤销)、兴平(已撤县设市)诸县。其时隶属宝鸡或渭南而后来划归咸阳的某些地方,也要作为特殊数字采录进来。又如籍贯问题,一般历史人物要限定于本籍贯或长期居留本地的人物,对此要进行科学考证,注明今天的确切地理位置。凡是历史籍贯在今天的行政区域而具体地址已经割出的,必须适当说明;既可避免过多的重复或滥收,又不致缺收挂漏。具体的历史名人如于右任,祖籍在今天的泾阳县斗口村,而着籍在三原县城东关,两县皆可记载但角度有别。

第二,要把本区域人民对内对外的相互联系搞清楚,特别是记载某些重大历史事件时,要避免因为区域变化而导致的事实遗漏。对固定不变的区域标志如古陵墓、古建筑或寺观庙院之类,要按照今天的区域位置来处理;但对于某一时代人们曾经在同一区域中心的社会活动,凡是属于现今政区管辖的,要详细记载;凡是划出现今区域的,也要适当勾勒。例如明代弘治初年,三原县从耀州辖县改属西安府,记述其时出现的著名的“三原学派”,其覆盖地就不可不考虑这个因素;又如咸阳地区管辖时期,户县农民画曾经驰名一时,曾有三位农民党员向党和政府提出过《一叶知秋》的著名建议,这些具体活动都与当时咸阳地区党政领导的支持相关,尽管现今户县划归西安市管辖,但在追述咸阳地区重大事件时,仍然有必要勾勒一番。对新近隶属本区域的大事活动,则要根据同一规格加以收集,譬如今天属于咸阳而过去隶属宝鸡、渭南地区的内容,也不能因区域变化而出现漏项。

第三,我们不要将地方志记载中的“人民”一词概念化和现代化,而要充分考虑历史上发生的不同社会状况和人民内涵的变化。要在记述历史问题时,适当考虑历史上存在过的行政区域概念,并在志书中通过互文或诠释加以说明。而在记述现实问题时,应当采取现行行政区域概念,并在志书中全天候地贯穿这一意识。

第四,要注意解决好区域重叠和区域交叉的问题。所谓区域重叠,是指某一区域同另一区域全部或局部彼此同一的现象。如咸阳市武功县和杨陵区之间的区划问题,杨陵区原属武功县的一部分,现已升格为与之同等规格的独立政区。所谓区域交叉,是指某一区域同另一区域互相渗透、互相辖属的现象。如渭城区原属秦都区的一部分,现已完全分立,但在相当长一个时期内,两区部分机构仍有住所交叉现象。对此,仍然要以现行政区为准,对上述现象予以扼要说明,但不宜互相包涵。

第五,在记载城市区域时,由于条块分割、闭关自守的区域经济特征随着市场经济的迅速发展,已经渐次开发,各个城市虽按照法律规定有它自己的行政区域,但从市场经济的发展要求来说,还要牵扯到城市以外的其他区域,应根据现有区域记述其已经固定的一部分,而根据城市的辐射范围记述其仍在变化的一部分。同时,也不可不注意本区域同外区域的社会联系。这种联系并不因为行政区划的限制而切断,也不因为行政区划的改变而立移。如西安和咸阳两城市之间的密切联系,不是任何行政区划所能完全割断的。在历史上,咸阳曾是秦国都城,长安又是汉、隋、唐等王朝都城,两者互为京畿,关系密切;现在咸阳市和西安市在行政区划上隶属不同,但其功能区、交通区等方面仍然保持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随着两座城市一体化步伐的加快,其联系愈来愈密切。所有这些历史上和现实中的多重经济文化联系,都使我们不能不从联系的角度考察、评价这两座城市的区位关联。

欧、美国家有一种区域地理研究,偏重于对一个区域范围内的地理、历史、文化、政治、宗教、经济、人口、产业、社会、民俗以及艺术等情况的调查和测绘,在内容上和中国的地方志颇为相似,但两者并不完全相同。前者比较富于实际性,其所做实际调查和测绘,主要目的在于为区域设计、经济设计和计划经济做参考,最终目的是促进本区域的社会发展或实业进步;而中国的地方志偏重于对一个区域的综合性资源记述,例如有关地理方面的建置沿革、山川形势、自然灾害、土地开发、水利设施、交通物产、人口、城镇乃至所附城图、舆图等等。中国的地方志数量庞大、分布广泛,形成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项重要特色,但较之前者,历时悠久但理论性较弱。为了编撰好新中国第一代新方志,使之更好地起到资治、存史、教育和交流的作用,我们有必要吸收西方国家区域研究的优长,重视把握其中有机联系的一面,探索不同区域的发展规律。现结合笔者对陕西省咸阳地情的研究,谈谈怎样突出地方志的区域特色问题。

在这里,首先要分析陕西省咸阳市的市辖县体制的特殊性:

一、陕西省咸阳市(市辖县)的行政区域基本上是根据原来咸阳地区的范围确定的,但划出了周至、户县、高陵(划归西安市),又划入了武功、杨陵(原属宝鸡市)。市、县之间的联系首先是行政上的领导和被领导的关系。换句话说,市政府属于城市政府性质,但又是省、县之间的一座桥梁纽带,且是一级独立的行政组织,因而对各县政府具有领辖功能。但是这个城市政府,其领导县乡的功能赋予较晚,许多垂直机构的系统管理仍然没有完全展开。

二、陕西省咸阳市辖各县、市、区的行政区域,也是在相对稳定的地理条件下确定起来的。从区域上说,包括咸阳市在内的关中盆地有着总体的地理特征和地理形势,在军事上和经济上具有得天独厚的环境条件。但是具体到每一个地方,又有各自的特殊地位或特殊情况。从军事上说,有关隘要地和无险可守的地区之分;从经济上说,有因灌区、原区和山区等地貌构成划分的农业区,有因轻纺工业、电子工业、化学工业等产业构成划分的工业区,有城市、乡镇、村点(居民点)等聚落构成的文化区,等等。

三、有了共同的行政区域和地理区域,就容易形成相应的经济、社会、文化联系,这些联系,是相当长一个时期的历史形成的。尽管历史上的咸阳地区行政区域有大有小,但基本上是以现行管辖区域为经济、文化和社会重心的。

四、陕西省咸阳市及其辖县(区)人民在社会生活和风俗习惯等方面,也有某些相近或相同的地方。共同关注的行政区域、经济区域、商业区域、产业区域等,已经在境内形成了一种有延伸性的联系网络,现在的咸阳市已不光是行政区划的产物,而且是具有多重区域交叉的经济地理范畴。站在这个角度把握并探讨咸阳市的区域特色,是十分必要的。

那么,怎样处理这种市辖县的体制问题,并以本区域为重心来概括咸阳市的地方特色?

考虑到陕西省咸阳市作为一个区域性的地理、历史、文化、政治、经济、军事、人口、产业、社会和民俗实体,上有省志,即将关中盆地乃至更广泛的全陕范围加以概述的通志;下有县志,即将各县区或更具体的县域范围加以记述的分志,作为乔嫁于两者之间的市志,理应“别审详略之宜”(章学诚语),开辟新颖的门径。因此,《咸阳市志》既不是省志的缩写、摘录,也不是县区志的增编、放大,而要把着重点放在整个区域的总体把握上面,充分体现城市和乡村的深度和广度,充分重视市场经济在本区域的活跃和发展,充分反映中心市区同周边县城、集镇之间的经济、文化、行政方面的联络、渗透、带动、指导关系。应当以市区为主干来集中记述或通盘考虑咸阳通志。凡属可以综合考虑处理的内容,都要从新的角度进行记叙,重视实际、尊重科学。在这个总体原则指导下,根据笔者个人经验,要突出《咸阳市志》的区域性特点,关键在于:

一要突出多元城市。包括市府、县府所在地的城镇,工、商业集中的集镇,诸如三原大程镇的乡镇企业区、乾县三眼桥的服装批销区、杨陵区的农业科技区等。即使某些分区业已消亡,也要记录一个时期的历史盛况。

二要突出多重区划。要记述本区域范围的不同区划重心,而不完全限于行政区划。要分别记述产业区划、军事区划、文化区划、宗教区划、交通区划等等。上述区划的分割,除了行政区划具有人为特点之外,其他区划都带有自然发展的特点。

三要突出多种经济。要把陕西省咸阳市作为一个有机的区域实体来看待,重视经济发展,重视区域文化,将区域资源记述放在首要的位置上。经济区划,可包括工业经济、农业经济、商业经济等等。

四要突出多样实体。即要把本区域的方方面面系统地归纳起来,压缩虚文记载,加强实体研究,切忌因枝节过详而忽略其他有机联系的方面。某些涉外的社会实体,要注意其对外联系和对外发展,不能仅以虚记为限。

(作者:张世民? ?陕西省地方志办公室二级巡视员)

首页  |   网站地图  |   网站声明  |   联系我们  |   关于我们 

孝义市人民政府办公室主办   孝义市政府研究和服务中心承办   技术支持:孝义市政府研究和服务中心

地址:孝义市党政办公大楼   网站联系电话:0358-7828576

版权所有:孝义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  晋ICP备11003284号-1  网站标识码:1411810001

晋公网安备 14118102000103号